《湖》——你还记得悠闲是什么滋味吗

《湖》——你还记得悠闲是什么滋味吗

你是否已经厌倦了钢筋水泥森林里的喧嚣?你是否因为过于明确的分工而迷失了自我?你是否已经被异化成了生产线上的一颗齿轮?在一天的忙碌之余,在下班后的休息时间里,你是否只能感受到快节奏娱乐带给你的空虚的快感?想要打开一部3A大作,却又苦于没有时间,难以融入?或是早已厌倦了同质化的车枪球?

那么你不妨静下心来,回到1986年的俄勒冈,在湖边小镇上当一名默默无闻的邮递员。重新回味悠闲的味道。

话说回来,或许你已经忙碌到无法读完这篇文章,但请相信我,这款游戏值得一试。

《湖》——你还记得悠闲是什么滋味吗

故事还要从35年前说起,那个时候不要说手机,就连家用电脑都是又大又重的那种。而主角梅瑞狄斯·维斯是一家软件公司的程序员。他们公司正在研发一款记事本软件,是的,就是那款如今每台计算机上都会有的,平平无奇的软件。游戏开始时,正好是一个难得的假期,梅瑞狄斯得以回到老家吉橡镇,接替自己的父亲当上了小镇上的邮递员。

《湖》——你还记得悠闲是什么滋味吗

主角梅瑞狄斯·维斯。这里是小镇中心的雄鹿雕像

虽然彼时的美国早已普及了汽车和电话,但由于互联网尚未全面铺开,书信一直以来还是邮政部门的重要业务,与此同时,还有各种各样的快递物流。而梅瑞狄斯的工作就是每天把信件和包裹送到正确的地方,完成物流环节的最后一部分——配送。因此本作的玩法说来简单,就是每天开着小车穿梭于各个居民点之间,把指定的物品送到指定的地点,同时和周围的邻居互相了解,逐渐融入小镇悠闲的慢节奏生活。

在环湖公路上领略湖光山色的美景

游戏的画面表现算不上特别出彩,开发组或许是经费紧张,或许是开发经验不足,不论是场景建模还是人物建模,都使用了较为粗糙的低多边形。虽然不能说有多么精致,但还算能看,且得益于开发组优良的美术风格,更给这个湖光小镇平添了几分美感。这里除了可以远眺湖景的环湖公路,还有茂密的森、穿山而过的隧道、可以俯瞰整片湖的瞭望塔。即使不送信,每天来这个地方走一走,散散步也相当惬意。最重要的是,你能够看到与中国住宅小区完全不一样的居住方式,平易近人的邻居和朋友更是增加了不少归属感。

《湖》——你还记得悠闲是什么滋味吗

和麦基老爷子去钓鱼,不过这回的确是空军了

送信?你的工作不止于此

如果说这个游戏所有的流程就是每天送信,送快递,没完没了,那么这款游戏无疑是平庸的。在这个模拟器遍地走的时代,本作的玩法创新算不上优秀。好在主角一路上遇到的各种邻居和朋友都各有特色,与他们之间的故事成为了重复的流程里最明亮的点缀。即便这些角色塑造不及一些优秀的RPG,更遑论以叙事见长的互动电影游戏,但8~10个小时的流程却恰到好处,既让玩家充分认识和了解了这些邻里乡亲,又不至于在重复的工作中感到厌倦。

你能在小镇上遇到空巢老人猫太太,她有一个长期漂泊在外的儿子,平时只能与几只猫倾诉对爱子的思念,而作为邮递员的梅瑞狄斯则是母子间沟通的桥梁。有时你会看到猫太太站在自家门口,等着儿子的来信或者快递,眼神中充满了思念与希望。

你会遇到与自己分别多年的闺蜜凯,相比多年以前,她已经结婚,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但依旧对生活充满激情,工作之余带带孩子,享受天伦之乐,顺便还能研究研究音乐。变的是她的身份,不变的是她开朗的性格。

《湖》——你还记得悠闲是什么滋味吗

和凯一起欣赏远处的风景

罗伯特·哈里斯,一个隐居在熊溪伐木场的伐木工。他终日与森林和鸟兽为伴,对这片湖和这个小镇充满了无法割舍的感情。当他得知政府打算推平伐木场附近的森林,要盖一片公寓之后,他打算以环保为由,致信政府部门,因此与主角相遇。

《湖》——你还记得悠闲是什么滋味吗

和罗伯特一起,在雷诺兹的帮助下录音

除了以上的这些角色,还有诸如杂货店老板南希、电影租赁店老板安吉和莫记餐厅的老板娘莫林等等,他们一样都是有血有肉的角色。或许不是每个人都讨人喜欢,但多多少少你总能发现他们身上的可爱之处。

《湖》——你还记得悠闲是什么滋味吗

莫记餐厅,小镇里最热闹的地方

重要的抉择

在工作之余,闲得发慌的主角可以选择在下班时间出去走走,和朋友们见面,参与朋友们举办的一些活动。当然,也可以利用自己的邮政车为朋友们提供便利:顺路把猫太太的猫带给老渔夫麦基照看;帮助安吉给乡亲们送去电影盒子,为濒临倒闭的小店做营销。

你甚至还能和某些角色发展出亲密的关系,当然,以上的选择都由玩家自行决定。最终,你还需要面临一个最大的选择,是去还是留?你是为了日后能够有更加富足的生活接受老板史蒂夫20%的公司股份然后进城为其工作?还是为了这个小镇上有趣的人们和闲适或者你的美好爱情留在这里?无论何种选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考,而无论怎样选择,都有其合理之处。

《湖》——你还记得悠闲是什么滋味吗

我们回不去了,不是吗?

德国思想家汉娜·阿伦特在《人的境况》一书中把人类的实践分为三个层次,“劳动”,“行动”和“生产”。通俗地说,劳动是为了对抗熵增,诸如扫地、做饭、洗衣一类的家务,重复而单调;行动则是有着某个目标,但是实现的过程不被自己完全掌控,如考试、炒股、设计方案等;而生产则是有着明确的目标,且是由自己一步步实现的过程。如艺术创作、盖房子、制作模型等。后者是能让参与者最大程度感受到工作带来的乐趣的,因为其能给参与者带来及时的正反馈。这也是为何人们钟爱沙盒建造游戏、喜欢观看模型制作视频的原因。

回到游戏本身,《湖》的玩法虽然重复,但我们可以变相地把它看做一种“生产”。因为我们完成了物流环节最后的部分——配送。从邮局到收件人,全程都由我们来掌握,而收件人给的笑脸和肯定,就是最大的正反馈。同时这种反馈也一定程度上满足了我们的社交需求,我们得以了解身边朝夕相处的邻里,得以知晓他们的故事,得以融入彼此的生活。

《湖》——你还记得悠闲是什么滋味吗

汉娜·阿伦特

可是,我们已经回不去了。如今的人们早已被困在算法的牢笼里,甚至被异化成了一颗颗螺丝钉。我们越来越难从工作中获得快乐。就如同游戏通关后开发者的自白:“

我们谨对全世界的邮递员致以特别的感谢。我们心知,现实世界的邮政工作,肯定不会像游戏中表现得那么轻松

”,毕竟,一个小镇邮递员,住着父母留下的房子,干着一个早上就能全部做完的好差事,谁能有这么幸运呢?

《湖》——你还记得悠闲是什么滋味吗

如果你在碎片化的时间里用娱乐来弥补失去的自由;如果你再也没能体验到工作的乐趣;如果你许久未曾听过鸟语,闻过花香,请一定要在难得的假期里,来到1986年的俄勒冈,来到这个湖边的吉橡镇,来体验这里慢节奏的邮递员生活。

到那时,你一定会由衷感叹:原来生活可以那么美好!

0

评论0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