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者之憩》抢先评测:更适合“双打”的酒馆物语

《旅者之憩》抢先评测:更适合“双打”的酒馆物语

第一眼看到《旅者之憩》,你会很自然地叫出那款游戏的名字——“这不《星露谷物语》嘛”。但玩上五分钟,你就会发现它与“星露谷”玩法的不同——你不再坐拥一片广袤庄园,而是成了一家酒馆的老板,就像写小说前的村上春树。

《旅者之憩》抢先评测:更适合“双打”的酒馆物语

村上春树的酒吧关门以后,他能跑去写小说,但你不能。一是,你并不了解要怎么写一个故事;二是,你就像一串已经设定好结果的程序,唯一目的只有把酒馆做大做强。

为了达成目的,你想了许多路子。比如,先去雇上十二三个能干活的员工,一主厨两帮厨三配菜四服务员;比如,买套你看上很久的北欧风家具,把整个店面全部精装修一遍;再比如,换个自带流量的店名,“元宇宙大酒吧”好像就挺不错的。

你已经设想出自己的未来——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在店里看(此处为第一声)着服务员东奔西跑,听着鲁特琴在诗人指尖传来美妙音符,偶尔动手为熟客们调上几杯酒,和某个游历到此的女性坠入爱河。

你甚至连男孩女孩的名字都分别想好了——但开张的第一天,现实就给你上了一课。

《旅者之憩》抢先评测:更适合“双打”的酒馆物语

可能是上个老板的生意全做到异次元了,你盘下这家店时,它就像刚从天上掉下来一样——没有任何人听说过这家店,而且店里也只有一套桌椅,很多房间也都还空着。

没人愿意揭下你的招工启事——你知道的,没有人想去一家没前途的店工作。况且,你还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为了盘下这家店,你已经花光了所有积蓄。

你只能白手起家。

你开始购买更多餐桌,接待更多客人;买入各式食材,制作出种类更多的菜肴;以及最重要的,你得灵活使用厨房里的麦芽机、酿造桶和发酵桶,把原始的谷物转化成香醇的美酒,并且赚个大发。

《旅者之憩》抢先评测:更适合“双打”的酒馆物语

这样的生活,一天天的重复着。酒馆的生意开始蒸蒸日上,你也通过试错学会很多待客之道。像是牢记随时清理餐桌和地板,在夜晚点燃壁炉给室内升温,及时给在吧台等待的客人们上餐等等。

因为无法雇人,你只能身兼数职。你是老板,是调酒师,是主厨也是帮厨,客人点单时你是收银员,客人进餐时你是清洁工,当酒品差的客人撒酒疯,你还得充当保安,举起拖把将他赶出去。

你好像并不觉得累。于是,想到酒馆外还有一片土地,只要清理掉那些乱石杂草,也许可以有点用?

你回想起刻在肌肉里的记忆,开始砍树,凿石,挥舞镰刀收割杂草。为了省去购置餐桌等家具的钱,你自己动手,将木料加工成木板,在板上钉钉,制作出朴实的家具。虽然未必美观,但胜在便宜——如果不考虑时间成本的话。

《旅者之憩》抢先评测:更适合“双打”的酒馆物语

为了进一步节流,你搞到一批农作工具,于是又省掉一笔进货的钱。你以为农作会很繁重,但可能是看你工作得太过辛苦,酒馆旁的土地得到了神明的眷顾。在这片土地上,作物不需要浇水和施肥,但生长就像经受过某种神奇力量的加持,从播种到收割只需短短3天。

而关于农作,除了最开始的耕地,你只需要做两件事:播种,以及在成熟后收获。

即使有神力帮助一部分劳作,你也已经“身兼太多职”了。除了酒馆里的工作,你现在还是木工、矿工、铁匠以及农夫,你几乎成了经济全球化的某种缩影,是一整个自给自足的生态系统。

你当然会感到困惑,在凌晨3点到清晨6点间的睡眠时间,你会想些诸如此类的问题“为什么我明明是来当老板的,还每天有这么多工作”以及“为什么我每天做这么多活,还一点都不累呢?”

《旅者之憩》抢先评测:更适合“双打”的酒馆物语

记忆碎片解答了第二个问题。年幼时,你并不熟悉的年迈曾祖母,那个眼神永远阴鹫的老妇,曾经说过这样一个故事“相传……自此,每代族人中都会出现一个异类,它虽然有用不完的精力,但永远无法在凌晨3点前入梦,否则……”

你不记得后面的故事,当你按捺不住好奇心,熬夜到凌晨3点,都会不由自主地晕眩。而3小时后的6点,你将在床上准时醒来,不记得如何回到床上,但始终精力充沛。

至于第一个问题,你始终这样想“再等等吧,等到能招工,也许就会不一样”。

为了让酒馆的声望,到达能够招工的水平,你开始愈发勤恳地干活,每天都往返于野外、酒馆大堂和后厨。但“你”毕竟只有一个,无法同时出现在多个地点,所以一些糟心的事出现了。

《旅者之憩》抢先评测:更适合“双打”的酒馆物语

当你去野外进行采集和制作,酒馆里的客人会把环境弄脏,并被自己弄脏的环境影响食欲,进而勃然大怒,以一份恶评,降低你本就增速缓慢的声望;而当你在酒馆里照顾客人,野外的一些机器已经完成制作,你不过去拿走成品,机器就永远停转。

这种冲突有两种解决办法:一是有选择地放弃,当你决定今天要出野外采集制作,索性直接关店,全心全意投入到单一目的,不被多线程分心;二是向神明祈愿“给我一个合伙人”。

出于对提高效率的尊重,你不想放弃任何提高声望的机会,于是做出了第二个选择,得到了一个从天而降的合伙人。

有了帮手以后,一切就不同了。

你在酒馆里负责传菜收银,他就在林子里负责砍树挖矿。你们依旧从日出忙到日落,但那些穿插在生活里的闲聊,却总能缓解掉工作中的疲劳。

不管合伙多久,你们都产生不了摩擦。这主要因为你们确实没什么交集,更像是在一个生产队里,负责不同石磨的两头驴。虽然各干各的,但不管怎么干,都是为了队里干。

顺其自然地,酒馆声望水涨船高,你们开始考虑如何精装修一番,顺带扩大下营业范围,也许很快就能够雇上第一个员工。甚至,你现在可以在晚上10点前就入睡,虽然这并不影响你体内用不完的那股劲,但毕竟看上去要更加健康。

你当然很满意现在的状态,就是偶尔在脑内触发Flashback时,总是有些后悔——后悔什么呢,后悔为什么没更早地找个合伙人。

看着入座率越来越高的酒馆,像那些烂俗故事的结尾一样,你悟到了一个道理——独自创业非常难,你可能每天累得像条狗,但也做不出一点名堂,至少在现在,在这间酒馆,或者说是现在的这间酒馆,肯定是这样。

《旅者之憩》抢先评测:更适合“双打”的酒馆物语

3DM 评分:7.2

优点

  • 精致的像素风
  • 已有雏形的玩法

不足

  • 大量细节仍需完善
  • 开发版本过于初期
0

评论0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