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航海时代4》部分航海知识考证

《大航海时代4》部分航海知识考证

▋▎ 写在前面的话

最近读了一些很有趣的书,其中一些知识点令人下意识地就联想到了童年时期玩过的地理启蒙作——《大航海时代》系列。希望本文能结合《大航海时代4》中的部分设定,分享一些最近读到的关于16-18世纪的航海知识。

▋▎ 时代背景

– 时代背景原型 –

《大航海时代4》的背景并不完全符合历史史实,它将16世纪初-18世纪这一范围内的人物经历和历史事件作为原型,在此之上根据玩法和故事需要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幻想改编和玩法设计,虽然具体的历史时间线无法与现实相对标,但整体时代背景依然可以定位在这一时期。

– 航海技术 –

12世纪时,罗盘出现在欧洲水域,首先风靡于加泰罗尼亚水手之间。此后不久,罗盘便迅速地在整个西地中海普及。罗盘针的命名取自意大利语“bossola”,指的是盛放这一仪器的黄杨木小盘子。法国船员长期以来一直更喜欢将其称之为“小小水手”(marinette),很好地传达了它作为水手忠实伴侣的角色和地位。

15世纪末时,指南针出现,它在罗盘针的基础上添加了一个风玫瑰❶,会随罗盘针在枢轴上旋转。

风玫瑰(玫瑰风图)的参考方向如下图:

15世纪时的欧洲已经基本普及地球为球形这一概念,地球是球形这一点已经是受过教育的人都知晓的事实,除了少数思想迂腐之人和未受过教育的人还会坚持地平说。

16世纪时,北❷这一方向的概念在航海导航上普及。

16世纪中叶,纬度的刻度再次出现在地图的绘制上,此时因为缺少适当的工具,经度刻度实际上还未正式出现(18世纪时才出现)。

同期,地图的投影方法也呈现出了多样性的发展。托勒密设想的圆锥投影、奥伦斯·芬使用的心形投影、让·科赞使用的正弦投影都是在这一时期流行过的。

后续一直沿用下来的墨卡托投影也是在这一时期出现的。

17世纪时,制图学也在飞速发展着,三角测量技术也取得了巨大的进展。不过在当时,北美洲对欧洲的航海家们而言仍然是等待探索发现的宝库,当时没有人知道高于北纬45°的真实情况,也不确定亚洲与美洲是如何相隔开来的。

18世纪时,六分仪正式发明(它的原理提出者存在争议)。

值得一提的是,1650年持续到1730年这一时期堪称是“海盗黄金时期”。

  • ❶ 在没有磁性参考点和罗盘方位系统的情况下,“玫瑰风图”是水手们仰仗的地标
  • ❷ 最早的地图并不符合上北下南的规律,很多地图依据传统,地图的最上方还是南方。
  • 在没有“北方”概念的情况下,航海者使用的地标会更加多元、更易变,但对经验丰富的水手来说还是可识别的。风这一存在为指引航向方面起到了极大的作用,航海者们世世代代在同一片地中海盆地航行,他们掌握了风的规律,通过风向、风的温度、可见度来进行定向。
  • 特定的叫法会用于指代主要的几种风:
  • 博里斯,Boreas,北风
  • 诺托斯,Notos,南风
  • 泽菲罗斯,Zephyros,西风
  • 欧罗斯,Euros,东南风
  • 指示8个(有时会多达12个甚至24个)风向的玫瑰风图会充当航海唯一的罗盘,帮助水手评估应当与某种风保持的角度,从而抵达目的地。
  • 彼时的诸多地图也会绘制风玫瑰线,这种由玫瑰形和方形组成的罗盘地图的底面网格被称为“marteloire”,词源主要是意大利语“mar-teloio”,意为“航海图背景”(词源来历仍然有争议,所以当个参考了解下就好)。 目前作者个人还没查到究竟是什么规则定义了玫瑰中心的位置(但还是觉得玫瑰风图太——酷——了,虽然可能也不太看得懂……(是地理废物))。

另一个在地图上绘制风玫瑰线的例子:

-登船女性-

在《大航海时代4》中,有诸多女性角色会上船参与航行旅途,甚至有女性海盗的设计。这一设计一方面是为了游戏性考虑,但另一方面其实也是符合历史真实记载的。

出于某种意义上的固有认知,许多关于海盗或是航海主题的作品中都会提及这样一条规则,即海盗船或以反击海盗为目的的战舰上不欢迎女性登船。在许多海盗守则中也多次严禁妇女上船,他们认为女性的经血会带来不洁,声称”女人体质虚弱、不负责任、容易情绪波动,她们还会打扰男人工作、召唤神秘的风、招致船难、为船只带来厄运“。

但事实上根据历史记载,女性经常在海上担当水手甚至海盗的角色——尽管她们有时候会掩饰自己的真实身份。不同于刻板印象,她们能够适应船上男人习以为常的行为模式,比如利索地干体力活、大口吃肉喝酒,有时候甚至可以和他们一起打架、谩骂。

船上许多海盗和水手都会留长头发,扎成马尾、涂上焦油(防止被海水打湿),水手们常穿的衬裙马裤和宽松衬衣也都可以隐藏女人的身形。一般来说只有在疗伤的时候,医生才会坚持让他们脱衣服。

比利·比莱德尔是为很勇敢的水手,在海盗船上待了两年。有一次,他向一名船员发出挑战,看谁能够最先爬到桅杆顶端,结果在向上攀爬的过程中没有抓牢,掉下来摔在甲板上,当场毙命。大家在验尸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比利是个女人,名叫雷切尔·杨。(好吧不得不说这是个很黑色幽默的例子)

历史记载中还有许多关于女性在航海历史中崭露头角的记载,比如安妮·邦尼、玛丽·里德、雷切尔·沃尔。女性拥有着性格坚韧的特点,如果她们能够收展风帆、操作水泵、划船,还能干船上其他一些体力活,这样强壮而坚韧的女性能够得到船员们的理解和尊重。

事实上,根据一些记载表明,至少不少海盗们是十分尊重女性的(虽然他们不一定欢迎女性登船…),这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显得十分绅士:

“复仇者”号船长约翰·菲利普斯1724年规定的海盗守则第九条: 任何时候,在没有征得良家妇女同意的情况下与其发生关系的海盗应当立即被处死。 (女人总是应当受到尊重的!)

▋▎ 船

– 部分船只考证 –

在《大航海4》中看到了几个眼熟的船只类型,因为作者个人并非专业,所以无法全类型考证,以下仅列举自己了解到的一些内容。

法国人和荷兰人更偏爱更大一些的“轻型桨帆船”,这种船有两根桅杆,以桨动力作为辅助,在无风的水域也能航行。

相对而言轻型桨帆船而言,双桅帆船则行动缓慢一些。

而东亚舰船中最为人熟知的是“中国帆船”(被翻译成junk,有“无用”的意思),其英译的名字可能是因为误听了中文中“船”这个字的发音(这个名字在1555年第一次在英语中出现)。这类中国帆船外观多彩、外形美观、船体结构解释,功能也很完备。此外,一些中国船配有防水舱,即使一个舱进水了,也不会使整艘船都进水。

– 船首像 –

出海船只一般都会在船头装有船首像,一般认为只要有船首像,就不会沉船。传说在猛烈的暴风雨中,如果让一位女性袒胸露乳,暴风雨就会停歇,这也是为什么船首像一般都被刻成袒胸露乳的女性形象。

– 战舰内部结构 –

上图为18世纪晚期的一艘战船的横截面。从横截面展示的部分,可以看出来大致的区域芬,军械库、住宿区、存放货物和牲畜的仓库以及舱底。

类比《大航海时代4》中的船截面设计,其实发现大航海的多数设定都是禁得起推敲的,饲养室的位置在最下层(系统也不允许在其他层设置,虽然现实中可能也需要把牲畜赶到甲板上),物资和货物仓库、火药库、炮台、厨房、医务室、水兵室等都是舰船内必须的配置。

– 可怕的舱底 –

今晚我们派了两个木匠从井道下去检查,他们差点被潮气熏死,幸好我们立刻把他们吊了上来,但他们很难恢复过来。船舱常年密闭,舱底的脏东西腐坏发臭,造成了这种潮气,它能把魔鬼都熏坏。只需一夜,污水的蒸汽就能把我所有的盘子和银器全都熏黑。 ——约翰逊船长

从上文中的战船内部结构图可以看出,舱底的部分看上去十分的脏乱差,而事实上实际情况耶确实如此,因为船上的脏东西会随着船员们清洗甲板的水、冲刷船只的海浪和甲板上牲畜的尿液一起流到舱底。船员们洗衣服的水也可能会顺着一起流到舱底。不仅如此,船底可能还有厨余垃圾、血液、老鼠尸体和粪便。

当然,并不是所有船都如此脏乱差,管理得好的船只会注意保证甲板以及舱底的清洁,一些有舷墙(船身上延的防护墙)的船会在那里设置便池,船首也设置了厕所(当然也不是不能爬上索具然后把屁股伸到船外…)。

– 医生和厨子 –

如果船上没有外科医生,也没关系——随船木匠或者厨师会料理此事:截肢需要的仅仅是熟练使用斧头的技能和强忍着不呕出来的忍耐力。

一般来说,海上的医疗设施相对陆地稍显逊色,但有条件的情况下,还是应当在船上配备医生。当然,如果实在找不到,据说也可以找心态比较好的木匠来替代(…),因为使用的工具差不多。

一般医生都会给对应的疾病开药,但是面对意外的外伤,医生能做的事情可能并不多。

在船上,滚落的大炮、掉落的货物、从桅杆上坠落(上文还举例了一个直接摔断脖子的…)以及与其他船只的战斗都会导致船员们负伤甚至断肢,介于船上的麻醉技术并不尽如人意,多数时候船员们只能靠痛饮朗姆酒撑过截肢手术。

截肢手术对医生的手术能力和心理素质都十分有要求,在可怜的患者流血致死之前,医生只有10分钟左右的手术时间,他可能要用锋利的斧刃或者锯刀砍下残肢,然后加热刀具的切面,灼烧剩下的部分。

作为海盗船上的另一个重要成员,厨师,他们偶尔可能也会在医生或者木匠忙不开的时候操刀帮忙截肢手术,在许多船上,厨师是由船上较为年长的船员或者身体残缺的船员来担当的,因为他们已经干不太动船上的体力活了——当然他们缺少的胳膊腿可能就是木匠锯掉的……

▋▎ 航行中会遇到的事

坐船就像坐牢,或遭溺水而亡。 ——塞缪尔·约翰逊

在16世纪初-18世纪这一时期,很多的航行是沿着海岸线的,但即使如此,海上的旅途仍然充满未知和险阻,船可能会搁浅、遭遇暴风雨而发生船难,海员们也可能生病、发疯、甚至死亡。

以暗礁为例,加勒比海阿维斯岛南端水下10英尺有一道3英里长的暗礁,晚上的时候很难被肉眼识别,1678年5月11日晚上曾有一支法国船队靠近这座岛屿。当时这支船队遇上了暗礁,第一艘船的船首像蛋壳一样在暗礁上撞碎,水手落水,索具和桅杆坍塌,短短几十秒的时间,整艘船便被摧毁了。

– 暴风雨与圣埃尔莫之火 –

海上的暴风雨时常来得无声无息,骤然将至,可能前一秒还是阳光明媚、风平浪静的宜人天气,下一秒便有黑云层层叠叠密遮蔽天空,狂风骤然涌起,平静的海平面掀起巨浪。

暴风雨天气里,索具会变得湿滑,甲板也会变得难以行走,最糟糕的是,当巨浪拍打起船只时,整个船会呈不可思议的角度倾斜颠簸,对甲板上的人来说这种体验大概像是地震,他们会觉得身上每一根骨头都在震动,此时船上所有的物品都必须捆牢,否则就会被抛出船外,葬身海底。

传说圣伊拉斯谟(也叫圣埃尔莫)死于海上一场暴风雨。临死之前,他向船员承诺,如果他们遭遇了暴风雨,他就会现身。不久以后,水手看到桅顶上出现了一道神秘的光束,认为这是伊拉斯莫信守承诺的预兆,所以他们不会被淹死。

这也是为什么暴风雨中桅杆和帆桁周围出现的亮光被称为圣埃尔莫之火( St. Elmo’s Fire )的原因——虽然实际上应该是暴风雨中的闪电造成的——但当时的船员认为,亮光的出现预示着暴风雨最糟糕的阶段已经结束了,只要亮光一直在桅杆顶部高高闪烁,就会有好运气。

但是如果亮光在甲板上闪烁(那大概闪电要劈中甲板了吧……!),就一定会有坏运气,如果亮光出现在一个人的头顶上,他就会立刻死去(……被雷劈了!!)。

– 老鼠 –

老鼠算是船上生活中无法避免的存在之一,另一个常客是它们身上携带的虱子。作为自然界生存能力最强的动物之一,无论杀掉多少老鼠,它们都能继续持续不断地繁殖。而这些不受欢迎的偷渡者除了会啃食船中储备的食物之外,还会带来各种传染病。

据一艘西班牙盖伦帆船上的船长说,他们曾经在一次航行中杀死了4000多只老鼠。可以想像这些老鼠在船员们睡觉时从他们脸上爬过,钻进他们的脏衣服堆里,甚至可能猝不及防咬船员们一口。

– 坏血病 –

在长距离的海上航行中,水手们曾经非常容易患上坏血病,病症表现往往是牙齿脱落、皮肤变得十分暗淡、腿部出现严重浮肿,患者往往会不停地上厕所。已有典籍中对坏血病最早的记载是在中世纪十字军东征的记录中。但直至18世纪中叶,饮用橘子汁、柠檬汁等方式治疗和预防坏血病才被人们发现。

– 发疯 –

比较正规的说法可能是将其称之为“躁狂症”,但是人们确实更熟悉这个病症的惯用名称:发疯。

数月的海上生活多半是枯燥无味的,每天都盯着一望无际的大海,大多数正常人可能都会被逼得发疯。许多患了这个症状的海员会出现幻觉,比如觉得自己看到了美人鱼。在这种幻想之余,他们可能会变的容易受到惊吓,而且易怒,会时常担心船只遭到攻击。

躁狂症在当时没有比较好的医疗手段,一般都是想办法让发疯的人稳定下来,在他恢复冷静之前避免他打扰同船水手。如果控制的不好的话也容易酝酿成暴力事件……

不高兴+血条瞩目……

▋▎ 题外话:岛屿的魔力

– 冤大头行为大赏 –

——最精彩的正篇来喽(不)

本文创作的初衷其实是想在大航海地图中探索一些在历史上曾被人认为真实存在过的岛屿和神奇大陆,毕竟在大航海时代的故事背景中,大海仍然是一片广博的未知数,有太多未解之谜和神秘的岛屿等待着人们去寻找和发现,所以怀揣着这一心情,作者尝试着去找了几个传说中的岛屿,但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

以下举例几个作者尝试探索寻找过的岛屿和大陆:

塔普罗巴那:万物颠倒,反向陆地

据传位置在7°30’N,80°44’E的位置,有一座名叫塔普罗巴那的岛屿,其中尼古拉斯·格曼努斯的《塔普罗巴拿岛地图》就绘制了这个岛屿大致的模样。

据传这座岛屿位于印度洋,盛产肉桂、胡椒和其他珍贵的香料。这个岛屿最早出现在公元4世纪希腊探险家麦加斯梯尼的作品中,他宣称这座岛屿被一条大河分隔,珍珠和黄金的产量比印度还高。

塔普罗巴那又被普林尼称为遥远的反向陆地(“Antich-thons”),因为据说这座岛上所有的东西都是颠倒的。

1535年版《克罗狄斯·托勒密地图集》中依然还有塔普罗巴那的存在,然而遗憾的是,大航海时代的地图似乎是按照完全科学的绘制手法制作的,完全没有留下任何传说岛屿存在的痕迹…

可能就像本文最前面所引述的那样,某些患有“岛屿狂热病”的人们,都是亚特兰蒂斯人的直系后裔。出于某种不愿意承认的倔强死驴精神,后续我又在大航海的地图上摸索了几个地方……

瓦克瓦克:人形果实繁茂之地

瓦克瓦克岛,38°45’N,133°19’E

这个岛屿曾经出现在《一千零一夜》的故事中,巴士拉的哈桑的妻子的父亲(是叫岳父吗?)正是瓦克瓦克岛的统治者,婚后,哈桑的妻子曾经逃回瓦克瓦克岛。据说岛上有座瓦克山,山顶长着一颗诡异的树,那棵树结出的果实形状就像一个个尖叫的人。

《一千零一夜》中提到,当太阳升起,阳光照射在那些果实上时,果子们会尖声叫喊:“瓦克!瓦克!光荣属于创造之王,埃尔卡拉克!”而日落时,这些果子又会尖声嚷嚷:“瓦克!瓦克!光荣属于埃尔卡拉克!”所以,岛屿上的人们就通过果子的叫声知晓什么时候日升,什么时候日落。

不过实际上去《大航海时代》中搜寻这个岛屿的时候,完全找不到就是了……

考虑到《大航海时代4》重制的这个版本甚至做了幽灵船的机制,后续我又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寻找了传闻中最古老的北大西洋幽灵岛……

马伊达: 最古老的北大西洋幽灵岛

在布劳1649年的美洲地图中,马伊岛依然存在,被标注为“As Maydas”,在如图所示的右上角,参考坐标52 °00’N,33°45’W。

马伊达岛是最古老且历史最悠久的幽灵岛之一,据称它在各式各样的地图上顽强地存在了五个多世纪之久,1367年,在皮齐戈尼的地图上,马伊岛以标志性的新月状首次出现,被标注为“布拉吉尔”。

在《加泰罗尼亚地图集》(1375)中,马伊达岛则被标注为“曼岛”(Insula Mam)。

1948年,一艘名为“美国科学家号”的船的经历在某种意义上证实了马伊达岛的真实性,这艘船在航行过程中停留在了地理坐标为北纬46 23,西经37 20的地方,也许是因为海水颜色的变化引起了船长的警觉,据当时的航海图,这一位置的水深应该是4390米,但实际上声纳探测器测出的结果却只有相较而言浅得离谱的36.5米。后续船员们经过多次测量,证实在船的下方,大西洋的中央,有一块直径为45千米的隆起的平地。

之后,又有一艘“南船”号也证实了这个发现,甚至报告称这座沉没陆地的北端向内凹,显然论证了地图上关于“新月”形状的特点。人们推测,应该是数百年前的某次剧烈地质运动让马伊达岛完全消失在海平面下,也就是说,这座被人们多次推测出现在各个位置的幽灵岛,事实上真的存在过……

当然,很可惜……显然是参考当代地图制作的大航海时代世界地图里并不允许容纳这些让人充满向往的幻想存在着的岛屿……

▋▎ 参考资料

📖 [法]奥利维耶·勒·卡雷尔《纸上海洋:航海地图中的世界史》

📖[英]斯蒂芬·特恩布尔《海盗:非官方修炼手册》

📖 [英]爱德华·布鲁克-海钦《世界奇幻地图》

地图常用的投影方法有哪些? – 知乎 (zhihu.com)

用整个世界爱你的心:心形地图与维尔纳投影法 (douban.com)

random notes: geographer-at-large: Happy Valentine’s Mappa Mundi

1856 SHIPS 舊版印刷 Ship of the Line Antique Maritime – Etsy Hong Kong

➤ wikipedia: Sinusoidal projection | Category:Wind roses | Mercator projection

0

评论0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