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toria 3》:我开了一盘南非,跟大家聊聊我是如何暴毙的

《Victoria 3》:我开了一盘南非,跟大家聊聊我是如何暴毙的

时隔12年,Paradox终于在今年5月宣布了《Victoria 3》的消息,作为市面上少有的经济模拟类游戏,这很难不让我对其产生好奇,我曾尝试过去玩懂V2,但复杂的界面和密密麻麻的文字最后还是把我劝退了。但《Victoria 3》不同,看了几个知名P社UP主发布的提前试玩后,我选择预购了这款游戏:这一作的难度看起来要比前作简单许多,实际上手后我也觉得确实如此——至少,V2我没有坚持玩下去,而V3仿佛有魔力一般,吸引我玩到现在。

经过首发时某平台激活码缺货的折磨后,我在比其他玩家晚一整天的情况下才玩到它。但不得不说,这场等待是值得的。简单玩了玩新手教程后,我选择南非作为我第一场正式游戏扮演的国家:一方面,P社向玩家推荐的入门国家中,南非算其中之一,并且玩南非还可以顺手拿个成就;二来,作为已经偷看过历史走向的我们,也想感受一下带领全民族提前实现民族独立的自豪感。

开普殖民地

游戏开始的1836年,南非还被称做“开普殖民地”,国土面积也远没达到现在的大小。殖民地里的人们生活拮据,国土上的产业十分简单,基本以种植园为主,国民间种族对立严重。控制政权的是当地掌握大量土地的地主阶级,这群人不从事任何的生产劳作,但占有大量社会资源,消费着昂贵的奢侈品。为了将南非建设成一个富强的现代国家,摆脱地主阶级的剥削是当务之急。

南非是不列颠庞大市场的一部分,自然也要和日不落帝国的其他省份互通有无。南非生产的粮食就是可供出口的优质商品。但价低利薄的粮食出口很显然不能填饱南非颇具野心的产业升级。于是我们将目光投向了纺织工业:大不列颠在全球各地的劳工都要消费衣物,而英伦三岛本土的纺织工业无法满足如此巨量的消耗。于是我开始在东开普地区投资建设纺织厂和棉花种植园,通过向大不列颠市场输送源源不断的纺织品,来为实现南非的现代化筹集资金。另一方面,这些农场和纺织厂会帮我培养日后打压地主阶级,推进政治改革的基石:小农场主、实业家和工人。

在同一地区建成从原材料到加工品的规模产业可以迅速加速工业发展,关税和工厂赋税很快使结余充盈起来。这让我有能力开发北开普地区的金矿,进一步提高国库黄金的储备,降低改革失败的风险。很快,不列颠市场上的工具储备也开始陷入赤字,我选择了开发国内的林场和铁矿,修起一座座工具厂。这些低附加值的工业产品成为了南非的第一桶金,随着国内金矿的完工,一个属于南非的新时代即将来临。

大不列颠在非洲的璀璨明珠

随着第一台蒸汽机在伦敦的郊外冒出滚滚浓烟,蒸汽机车飞速行驶,拉开了铁路时代的序幕。南非经过四十年的发展,地主阶级已经几乎退出了历史舞台,取而代之的是国内的工人、知识分子和企业家。GDP在过去的三十年内得到了飞速增长,纺织工业居世界第一、工具工业、造船业也名列前茅,人们的生活逐渐富裕。对外殖民也颇具成果,南非的国境线在一点一点增长,新征服的殖民地在源源不断地向开普顿输送粮食、蔗糖、丝绸、水果和美酒。

英伦本岛在进行更进一步的产业升级,将人力运输切换成更高级的铁路运输。我把握住这个机会,吸纳在英国被机器取代,丢掉工作的高素质移民,并开始在具有富铁矿的北开普地区修建炼钢厂和动力机械厂。机械厂一落成,蒸汽机车的订单就如雪花般飘来。短短五年,机械厂的规模就扩张了三次,为国家带来了巨额的收益。在政府干预和的经济体制和全民普选的政治制度下,工人的话语权随着经济优势迅速膨胀。一切进步的改革都被提上了日程:全民医保、养老金、失业救助、妇女解放……而阻碍我们发展的,是宗主国大不列颠强取走的人民财富。现在,是时候脱离不列颠,摆脱束缚我们的枷锁了。

南非此时的政治状态

丧钟为谁而鸣

虽然各国外交官做出了最大的努力,可南非独立战争还是不可避免地爆发了。西班牙和不列颠沆瀣一气,向南非提出的巨额的战争赔款。支持南非独立的意大利、奥斯曼向不列颠索要了几座重要港口和一些海外殖民地。战争十分惨烈,双方在非洲漫长的海岸线上进行了长时间的拉锯战;伊斯坦布尔的城门几度被炮火叩开,意大利因为伤亡惨重提前退出了战争。最后,在付出了上百万人伤亡,千万英镑损失的代价后,南非获得了惨痛的胜利,实现了民族独立。这一刻,南非共和国正式成立,群众们无不欢欣鼓舞。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这实际上是南非人民最后的狂欢。

实现独立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庞大的财政亏空:由于我们已经不是大不列颠的一部分,我们也就被排除在不列颠市场之外,南非共和国的邻国全是一些尚处于部落状态的非洲土著,他们的消费能力及其有限,曾经那些供给全球的衣物和工具现在堆积如山。更可怕的是,作为南非经济支柱的蒸汽机车,也一瞬间失去了市场,供大于求。这些非洲的其他穷邻居们,甚至不知火车为何物。曾经不列颠带来的廉价的原材料,也因为脱离不列颠而紧缺。钢材、布料、丝绸、化肥的价格一飞冲天,但生产出来的衣物、工具、机车却一文不值。工厂开始裁员,规模化的农业也因为化肥的不足开始萎缩。对人民的福利和维持工业规模的补贴使国库的黄金储量迅速见底。我试图将曾经引以为荣的工业品出口,可各大市场的进口量都达不到原来在不列颠市场内的需求。并且维持贸易航线所需的航船也需要钢铁来建造,进一步加剧了国内钢铁的紧缺。

稀缺的钢铁

此时的南非共和国,国内失业率激增,生活成本飞速上涨,人民怨声载道,一场风暴正在酝酿。实现民族独立的代价就是另一场灾难,现在想想是多么讽刺的一件事。我自知这局游戏要想挽回已经很困难,我需要亲手把国家倒退回那些原始的生产方式,这意味着我一天的工作全都白费。于是我决定保存这盘游戏,来日方长,虽然我知道我也许不会再打开这个存档。

后记

在洗澡的时候,我想起这么一个故事:

桓公曰:“鲁粱之于齐也,千榖也,蜂螫也,齿之有唇也。今吾欲下鲁梁,何行而可?”管子对曰:“鲁粱之民俗为绨。公服绨,令左右服之,民从而眼之。公因令齐勿敢为,必仰于鲁梁,则是鲁梁释其农事而作绨矣。”桓公曰:“诺。”即为服于泰山之阳,十日而服之。管子告鲁梁之贾人曰:“子为我致绨千匹,赐子金三百斤;什至而金三千斤。”则是鲁梁不赋于民,财用足也。鲁梁之君闻之,则教其民为绨。十三月,而管子令人之鲁梁,鲁梁郭中之民道路扬尘,十步不相见,绁繑而踵相随,车毂齺,骑连伍而行。管子曰:“鲁梁可下矣。”公曰,“奈何?”管子对曰:“公宜服帛,率民去绨。闭关,毋与鲁粱通使。”公曰:“诺。”后十月,管子令人之鲁梁,鲁梁之民饿馁相及,应声之正无以给上。鲁梁之君即令其民去绨修农。谷不可以三月而得,鲁梁之人籴十百,齐粜十钱。二十四月,鲁梁之民归齐者十分之六;三年,鲁梁之君请服。

这个故事讲了在战国时期,齐桓公利用鲁、梁两国的百姓以织绨为业的特点,高价收购绨服,让鲁、梁两国的百姓从事织绨而荒废农桑,最后停止进口绨服和出口粮食,不费一兵一卒就灭掉了鲁国和梁国。

我的南非共和国,死于畸形的产业结构,原材料严重依赖进口,商品市场单一。但作为一个政治上不独立,经济上严重依赖宗主国的小国,能走的路似乎也只有这一条。民族独立,我所欲也;经济富强,我我亦所欲也,似乎二者真的不可兼得。后来我又看一个完全没玩过P社游戏的朋友玩了一把大清,他能在揍遍周边一票小国的同时,随便经营一下经济就能不崩盘,确实又让我沉默了好久,可能这就是地大物博的优势吧。

很久没有这样一款游戏让我陷入思考,我觉得我的南非绝不是历史的偶然,一定会有类似的例子。总之,这次模拟让我得到了不少的快乐,也有一定的教育意义。可能这就是《Victoria 3》让我如此沉迷的魅力所在吧。

4

评论0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